所有时光的少年

除了教科书真的有一阵子没读过纸质书籍,刚看了几封小北给小安的信,觉得心里闷闷的,又因为好像跟这个帅家伙有着相同的想法,略微有点开心。

 

假期的第一天,阳光很好,暖烘烘的又不到热的程度。

 

嗯,是装文艺的好时候。

 

一切都好,只缺烦恼。

 

——

 

前阵子微博上有个热门话题,#放弃一个喜欢很久的人是什么感觉#

 

当时的我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写了很多种答案,最后却还是关闭了页面。

 

我以为我是很有资格参与这个讨论的。

 

——

 

先说说我吧,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不漂亮,也不怎么可爱。不会跳舞,不会画画,也不大会唱歌。不太老实,不太猖狂。没读过什么书,却想写故事。

 

我就是那种,走在路上不会被人多看几眼的,没什么显著特长的,最普通的女孩子。

 

 

我把故事说给比人听的时候,他们都觉得很戏剧化,大概是我喜欢上的人,都太不一般的缘故吧。

也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知道,那些听起来并不真实的故事,因为我这样一个普通人参与的关系,实际上也并没有很特别。

 

 

——

 

从三年级到高三都喜欢同一个人,听起来有那么一点点了不起吗?

十年,不长不短,人生的一个阶段,我十七年人生的一大半。

 

 

小时候的记忆太模糊,不记得第一次相见的场景,不记得喜欢的原因。

一二年级的画面能记住的只有几幅,很遗憾里面没有他。

所以我记忆里有这个人开始,我就是喜欢他的。

 

也不是不想,是根本没法追究那个契机,喜欢的契机。

 

 

 

我大概是最糟糕的那种暗恋者,因为小时候太过胆怯,我害怕一切与他的接触。

 

对上眼睛会脸红,说话会紧张,哪怕是和他一起出黑板报,都会怕到汗湿后背。

因为觉得那样子很丢人,所以我几乎是凡事绕着他。

连值日扫地的时候,我都会选择他不在的那两组。

 

 

会变成那样的原因,是他的一句质问。

 

时间,地点,天气。

他的眼神,语气,动作。

我的反应,跑回班以后的心情。

 

这些我都一丝不差地记下来了,2004年到2014年,它保留完好。

 

 

总之后来的局面就是,逐渐开朗起来的我,已经能和别人很好的相处,却还是下意识回避和他的接触。

 

 

小学和初中,我和他有九年共度的时光。

也许是一直看着,我甚至觉得他从未改变。

 

但事实上呢,三年级时候也只是有那么点聪明的小男孩,渐渐长成了我只能仰望的男孩子。

无论哪个方面都变得更为优秀的他,出现了更多的仰慕者。

这里就是戏剧化的一部分,因为听故事的人都太不相信他的确什么都很好。

 

 

只要面对他,我就永远是那个胆怯,自卑的样子,我以为我早就摆脱的样子。

 

这大概也是后来,我放弃他的一个原因。

他总会让我想起,我这么糟糕的样子,我一点也不喜欢的样子。

 

 

 

故事的情节很是老套,初中他顺其自然地恋爱,又分手。高中他去了很好的学校,听别人说,也还是一样,理所当然地恋爱。

 

 

记得德卡卡了的一句话,别用认识时间的长短来衡量感情。

看到这句话的瞬间我就想到他了,认识了12年,可我觉得我对他一点都不了解。

 

 

我们熟悉起来反而是从初中毕业后开始的,我开始变得自然些,也或许从来不奢望他会喜欢我,就觉得遮掩本性并没什么意思。

 

假期的时候会出来见面,吃吃饭,尴尬一会儿就能聊起来,谈天说地,但是我不会问他的学校,他的成绩,他有没有交女朋友。

 

我对他高中生活的所有了解,来源于他的主动奉告,或是曾经同学不经意提起的。

尽管很想知道,却始终觉得我并没有什么一定要知道这些的立场,更没有什么途径。

 

我一直觉得,我们并没有熟悉到要去询问对方生活的地步。

 

 

他有一个很厉害的本事,在我渐渐忘记他的时候,见个面提醒我一下。

在我觉得我们俩没有任何可能的时候,见个面让我胡思乱想一下。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见个面让我觉得我们俩确实是没有任何可能。

 

总之我就是没法把他丢在过去里。

 

 

我想我很喜欢他,但就算有机会,我觉得我们并不合适吧。

 

在他面前我总是有顾忌的,我会犹豫我每一句话是不是听起来很蠢,又会因为自己实在太容易犯蠢而懊恼很久。

听起来好像是因为在乎对方而有的正常的那些行为吧,但我很讨厌这些。

 

 

所以当我决定把他当作一个朋友,开始对自己的行为自暴自弃的时候,我觉得好多了。

 

——

 

文章到这里戛然而止。

 

我不记得写下它的时间,我猜是17岁那年的某个平凡午后。

看到这个标题,我甚至不记得它的内容,出于好奇点开,又仿佛进入另一个世界。

 

小心翼翼地暗恋着一个人,这个世界离我太远了,像相隔着几个世纪。

 

我来告诉你们故事的后续吧,17岁那年的夏天,我跟另一个男孩子告白,这个人至今还是我的男朋友。

而他去了遥远的北方念大学,还跟他的小女友交往。

我们几乎没有联络。

 

2014夏天我可能还是有点儿喜欢他,可现在看起文章里的内容,我觉得很陌生。

 

原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喜欢了十年又怎么样,总有人会来代替他。

 

他终究变得和别人一样。好吧,或许有一点不一样,然而只是一点点。

 

这辈子没有主动去争取过他,我有点遗憾。下辈子再说吧。

 

再见啦我所有时光的少年,再见啦我愚蠢的少女岁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