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鹿】平凡之路

说明一下,这个文章是我很久以前写的,当时鹿晗还在队里。

——


【2011.夏】

 

#

首尔和北京终究是不一样的,记忆里燥热到榨干身体的夏天,放到一千公里之外,竟然变得湿漉漉的。

 

所有理论对于现实都会显得无力,就像在这个同样被标注为温带季风气候的地方,眼前要沾湿睫毛的空气里,闻不到一点熟悉的味道。

 

鹿晗坐在宿舍床上,没开灯。

 

他闭着眼回忆着房间里的样子,左手边的床头柜上有一盒抽纸和昨晚没吃完的草莓软糖,床脚或许有没收拾的袜子,自己的牛仔裤好像还泡在床下的塑料盆里。

 

床上被合上的电脑,侧边一闪一闪的荧蓝灯光,是屋里唯一的光源。

 

床尾是个衣柜,左边那一格塞满了春冬的衣服,还没来得及带回北京。

 

 

 

可是这下好像一定要带回去了呢,和夏天的衣服一起。

又多,又笨重。想丢掉 ,又舍不得。

 

 

鹿晗因为这样的想法突然丧了气。

 

真是麻烦啊。

 

 

 

他呆坐着,像被某个相框定格了,表情消逝,骨肉被抽空,成了单薄的平面。

 

 

明天得从这儿离开,现在好像该收拾行李。可是,真的没法动弹呢。

 

 

鹿晗努力动了动胳膊,只觉得酸疼,他憋着劲儿想活动身体,却发现那些酸疼逼的他眼眶发热。

 

 

妈的。

他在心里暗骂一声,终于认命地躺下。

 

单薄的平面瞬间坍塌,成了纤纤细线,一触即断的样子。

 

 

他在心里异常缓慢地吐出一口气,想挤出胸腔里压抑的东西。

 

房间里最后的声音是衣物碾压床板的吱呀声,和几不可闻的叹息。

 

 

算了。

等吧,先等他回来吧。

 

——

##

 

鹿晗在走进理事办公室前,想过很多种可能。

 

 

他甚至构想过那样的场景,他跪在地上,垂着脑袋和理事求情。

 

“求求你,让金钟仁出道吧,是我耽误他的,不关他的事。”

 

 

电视剧里不都这么演吗,为了爱的人放弃未来什么的。

 

好像很浪漫的样子。

 

因为这样的可爱想法,他甚至在上楼梯时不自觉弯了嘴角。

好像接下来要面对的事,也没那么可怕了。

 

 

人生如戏这句话,鹿晗高中时候是很喜欢的。

 

偶像剧里总有一手遮天的黑骑士,买下那些不堪的传闻。

 

而纪实片里,那些夏夜里热切而隐秘的感情,被平摊在桌面上,赤裸直白。

 

 

鹿晗甚至很认真的想过,自己在北京有没有认识过什么有权有势的朋友。

 

或者是这一年里追过自己的练习生里,有没有什么黑道世家之类的。

 

 

他想着想着,又被这些逗得险些笑出声来。

 

 

 

很遗憾,仔细搜索一番后,他发现,他没有。

 

 

本来就是,毫无希望可言的啊。

 

——

 

走出办公室的鹿晗,得到了一顿暴怒,一个通知,一声叹息。

 

SM预备役,鹿晗,金钟仁,合约解除。

 

——

 

鹿晗望着天花板,开始想他在首尔的这三年。

 

 

留学,参加JYP甄选,落选。

 

偶然被星探发现,成为SM练习生,从C班到A班,成为预备役。

 

一切都像在做梦。

 

撇开无所谓的那些曲折,一切都顺利的不真实,却又具体得让他不得不相信。

 

具体到他甚至已经知道了自己未来的名字

 

LUHAN

 

 

他忽然想起两个月前,他拍着身边人的肩膀,大声嘲笑着他们将被冠以的称号。

 

“KAI!!哈哈哈哈哈金钟仁这是什么玩意儿啊汉语拼音哈哈哈!”

 

“LAY哈哈哈哈哈哈老张你是能下蛋吗!”

 

“SEHUN哈哈哈哈哈这啥色令智昏吗哈哈哈哈我们世勋真好看快来给哥哥看一眼!”

 

 

 

那时候因为这些名字而表情明暗不一的少年们,是他以为的陪伴。

 

这支已经初具轮廓的队伍,是他以为的未来。

 

————

 

【2012.春】

 

#

EXO这个名字从意为太阳系以外的外部行星EXOPLANET一词中得来,蕴含了他们是从未知的世界来的新星之意。在EXO后添加代表Korean(韩语)的K与代表Mandarin(中文)的M,组成EXO-K和EXO-M两个小组,分别在韩国和中国展开活动。

 

 

XIUMIN ,KRIS ,SUHO ,LAY ,LUCAS ,BAEKHYUN, CHEN ,CHANYEOL ,D.O. ,TAO , SEHUN ,KAI.

 

打开我们的未来,history。

 

 

SM时隔四年终于推出了新人男团,EXO以mini专辑《MAMA》出道,被誉为怪物新人。

 

忙内KAI作为主唱,因对歌曲独特的领悟能力,获得许多前辈欣赏。

 

来自上海的中国成员LUCAS因为其干净清秀的外表,被粉丝称为“小鹿一样美丽的男人”。

 

——

##

 

“哥……我……好……想你啊。”

 

“吴世勋我们两个小时前还在一起谢谢。”

 

“金……钟仁……你给我………闭嘴!”

 

“刚不是叫哥的吗小子,你那德行就不能撑五分钟?”

 

“你………混蛋!!都因为你……我的……忙内地位……他妈的都……没了!”

 

“咱能不谈这事儿吗?”

 

“我…………金钟仁……你他妈……就是个……傻逼!”

 

“我的大少爷你究竟想干嘛?你今晚喝了多少究竟,旁边有人吗?要我来陪你?”

 

“……滚……蛋吧你……你给我看好我的小鹿哥………你…………”

 

“你把电话给旁边人,马上。”

 

“别他妈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你以为……你很了不起吗……你老说我幼……稚……你呢……还不是……傻逼一个……”

 

“你……”

 

“叫你闭嘴!没听见啊……不是说好了……罩着我高中毕业然后………一起出道吗……现在……老子………都出道了………那个天下无…敌的金钟仁……去哪儿了………去……去哪儿了……啊……不是说好……一起……一起的吗……呜……呜呜。”

 

“吴世勋你别哭好吗。”

“谁……谁他妈哭了……老子………今天出道……老子……高兴地不得了!”

 

“好好好,你高兴的不得了,睡觉好不好,乖啊世勋。”

 

“…………………小………鹿哥?金钟仁那……傻逼呢?”

 

“是我,钟仁在旁边呢,世勋乖,先睡觉好不好,旁边是桃子还是灿烈,电话给他好不好?

 

“……我不要………………呜呜………………呜……”

 

“世勋?”

 

“鹿…………哥…………他们……都不………懂!”

 

“钟仁你来听电话,我听不清世勋说什么。”

 

“他们都………不知道我们鹿哥………才有………真正的……小……鹿一样的…眼睛……呜……他们都不知道……呜……都看不到了……。”

 

“我知道,我知道世勋,别说了好不好,先睡觉,睡吧。”

 

“呜………不要…………呜……”

 

“世勋你听我说……”

 

——

###

 

把吴世勋安顿好,已经是凌晨四点,天边已经开始蒙蒙亮,微光初露。

 

 

鹿晗揉揉太阳穴,心想着果然未成年就是麻烦,却发现身边人同样不太稳定的呼吸频率。

 

“钟仁?”

 

“哥……”

 

“哭了?”

 

“没……我为世勋他们高兴。”

 

“嗯,我也是。”

 

————

####

 

鹿晗依然清晰地记得一年前那天晚上,金钟仁充血的眼睛。

 

那时候的他看起来像头幼兽。

愤怒,无助,绝望。

 

 

鹿晗记得金钟仁埋在膝头的脑袋,那撮不听话的头发倔强地突兀着。

 

记得他压抑在胸腔的低吼,止不住颤抖的肩头。

 

 

 

那晚鹿晗突然无比清晰地意识到,自己之于金钟仁,不仅是恋人,伙伴,更是兄长。

 

 

17岁的男孩子,光是担住梦想,已经耗费了全身的力气。

 

至于这个梦想破碎的样子,他从未想过,不敢去想,也不屑去想。

 

 

“鹿晗,我的四年白费了。”

 

“嗯。”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嗯。”

 

“我从来没想过,我除了出道还能做什么。”

 

“嗯。”

 

“我以为我一定可以出道的。”

 

“不管是不是和我一起,是吧?”

 

“……鹿晗”

 

“叫哥。”

 

“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别说了,我知道的。

 

我没说是一时兴起,只是才半年而已,我们都没想过未来。

 

我想如果可以选择,你一定选择出道而不是和我在一起。”

 

 

“哥……”

 

“没关系的,如果让我选择,我也会选择出道。”

 

“……”

 

“可是我们没得选。你怪不了任何人,这种事万一传出去整个团就完蛋了,理事不可能冒这种风险。

 

你付出了四年,我是一年,没错,我耗费的时间没你多,付出的努力也比不上你,但是拿这个来论是谁的痛苦多,没意义的。

 

你才17岁,我呢,我已经21了,你可以去参加高考,读个好大学。

 

我呢,如果不出道,我呆在这儿就没有任何意义。我回中国以后能做什么,怎么和父母解释。

 

如果早知道是这种结果,我宁愿高三那年好好读书,在中国考个好大学,然后毕业工作,老老实实过。

 

我要承担的不比你少。

 

你的梦想破灭了,我的也是。

 

所以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

 

已经发生了,就去接受。我想这四年里,你已经长成大人了钟仁。

 

 

你现在能做的选择,只有两个。你自己面对,或者和我一起面对。

 

你自己看吧。”

 

 

那晚鹿晗看着金钟仁的眼睛,说了很多。

 

他看着那双眼睛里的水光出没,滴落,又渐渐淡去。

 

他看见那双眼睛里,暴戾隐退在瞳仁的墨色里。

 

 

他知道平静无法掩盖不甘,他知道那孩子需要自己,他知道金钟仁选择了后者。

 

 

他选择了一起走下去。

 

——

 

【2013.冬】

 

#

 

SM公司2012年推出的男团EXO,在出道一年后凭借后续曲《growl》火遍全球,并在年末MAMA大赏中斩获“年度最佳专辑”大奖。

 

 

“小子!恭喜你们拿奖啦!!”

 

“啊……金钟仁啊!哈哈哈是啊我超级高兴啊,累了一年终于……啊嘻开心到要爆粗了啦!!”

 

“好啦好啦你,好久没见你们了,现在是庆功宴?”

 

……啊?你说什么?啊这里太吵了我出去说。”

 

“不用了!我说!现……在……是……庆……功……宴……吗!!”

 

“啊!!是啊!!…………喂……小鬼你……诶……干嘛啦……”

 

“喂你叫谁小鬼呢?”

 

“啊是KAI那个孩子啦,一直哭一直哭,劝不住!!”

 

“你好歹是哥啊帮忙安慰人家一下呗,快去啊!”

 

“没事啦,lu哥在这儿看着呢。”

 

“lu……?”

 

“啊啊是lucas哥啦,他和忙内关系超好的,还有西皮来着,哈哈叫KAILU!!!”

 

“是吗,啊……你那边真的好吵啊,你要和鹿晗哥说话吗?”

 

“啊…………啊?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喂你……阿西……去找你妈妈啦!”

 

“又怎么了?”

 

“没事啦,桃子哭成傻逼了在我旁边,别理他,喂你刚说什么来着?”

 

“我说……算了没事,你先把子韬哥弄弄好吧,赶紧忙去吧!”

 

“……啊……喂?……金钟仁?”

 

“我……说……没……事……挂……了……吧!!!”

 

“啊……好!我过会儿再打给你啊!”

 

“嗯。”

 

——

 

很多时候,我们会把一个约定,说的像一句问候。

 

就像那晚的吴世勋,到最后的最后,也终究是忘了打出一个电话。

 

——

##

 

那晚的金钟仁,对着电脑,把大赏的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

 

 

那个叫KAI的孩子,一首歌,开启了一场盛典。

 

那个叫LUCAS的男人,一支舞,点燃了一阵咆哮。

 

那个叫EXO的团队,自此,翻开了一个时代。

 

——

 

###

 

“鹿晗,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嗯。”

 

“前阵子,我不是,总不回来吃饭吗,我和你说是社团活动,其实……嗯不是的。”

 

“嗯。”

 

“我是去……是去……去……”

 

“去帮他们排舞了吧。”

 

“诶?”

 

“不是吗?大赏那个,舞蹈编排里有你的一份吧。”

 

“你怎么知道!!”

 

“蠢货,你以为吴世勋就和你熟吗?”

 

“阿西…………”

 

“鹿晗,我还以为你……”

 

“我什么?”

 

“我还以为你不想我再和他们有什么联络了……”

 

“我说你……”

 

“嗯?”

 

“算了……个傻逼。”

 

“啊?”

 

“啊个屁啊?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那种人?”

 

“没……我只是……担心……”

 

“算了算了跟你没话讲,睡觉!”

 

“鹿哥……”

 

“睡觉!”

 

“生气了吗?”

 

“睡觉!”

 

“真生气了啊……”

 

“你再说我把你嘴缝起来!”

 

“不一般都是堵起来吗?”

 

“再说一句就去睡沙发。”

 

“………………嘻……晚安。”

 

“……………………喂金钟仁我去你个小犊子别碰我痒死了哈哈哈哈……啊滚啊你!”

 

——

 

你个蠢货,你总该知道,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都会

 

 

都会站在你身后啊。

 

——

 

【2014.秋】

 

#

 

金钟仁,首尔人,在首尔,20岁,大三学生一名,偶尔编编舞。

 

鹿晗,北京人,在首尔,24岁,对外汉语教员一名,偶尔唱唱歌。

 

——

 

“喂,哪个动作是你设计的?”

 

“啊?”

 

“overdose啊,你不帮着编舞去了吗?”

 

“啊这个啊……哥你猜猜看。”

 

“some call the doctor,提线木偶这个?”

 

“不是啦,这个是老师编的。”

 

“啊……难不成是戳脸那个?”

 

“当然不是啦!!那种恶趣味的怎么会是我!”

 

“恶趣味不就是你吗。”

 

“哪有!”

 

“快说啦,你都出了什么鬼点子!”

 

“好啦,那个,吞下去的动作,是我想的。”

 

“多想一口吞下甜得像蜜的你!”

 

“喂鹿晗你串戏了啦!”

 

“我中了你的毒啊我中了你的邪……”

 

“啊?干嘛突然说中文!”

 

“没事啦,夸你设计的很棒。”

 

“真的?”

 

“假的。”

 

“喂!”

 

——

 

##

 

生活就在这样的无聊对白里,裹挟着那些零零碎碎,不停地向前奔跑着。

 

论坛上曾经热门的,名为【爆料:据说SM两个王牌练习生都没出道】的帖子,不知沉到了哪里去。

 

 

金钟仁想过,等拿到大学文凭以后,就留在公司做职业编舞,他想他不能没有舞蹈。

 

鹿晗想过,等公司教员的工作稳定下来后,想搞点海外代购什么的,谁也别跟钱过不去。

 

 

那样曾经被冠以光环的男孩子们,终究是接受了彼此世故的样子。

 

 

###

 

【下辈子你平凡点吧,我们在一起。】

 

【什么东西?】

 

【世勋发给我的,说是饭对他们说的话。】

 

【我觉得不对啊。】

 

【嗯?】

 

【我觉得应该是,下辈子我争气点,我们在一起。在这样才对嘛。】

 

【啊哥你真是哲学家啊!】

 

【假不假啊你,发短信不要钱啊,你就跟我说这个?】

 

【嗯,我就是想说,其实挺好的。】

 

【什么?】

 

【不出道挺好的,平凡点也好,我们这辈子就能在一起。】

 

【啊你这小子我都不知道回什么了……】

 

【不用感动!下班给我买炸鸡就好!】

 

【买!个!屁!】

 

【哥我错了哥QAQ】

 

——

 

####

 

徘徊着的在路上的

 

你要走吗

 

 

易碎的骄傲着

 

那也曾是我的模样

 

 

沸腾着的不安着的

 

你要去哪

 

 

谜一样的沉默着的

 

故事你真的在听吗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当你仍然还在幻想

 

你的明天

 

 

她会好吗还是更烂

 

对我而言是另一天

 

 

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

 

只想永远的离开

 

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

 

想挣扎无法自拔

 

 

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

 

绝望着渴望着哭着笑着平凡着

 

 

向前走就这么走

 

就算你被给过什么

 

 

向前走就这么走

 

就算你被夺走什么

 

 

向前走就这么走

 

就算会错过什么

 

 

——

 

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

 

冥冥中这是我唯一要走的路啊

 

 

时间无言如此这般

 

明天已在眼前

 

风吹过的路依然远

 

你的故事讲到了哪

 

——

 

 

平凡点也好,我们这辈子就能在一起。

 

 

END.

——

 

 


评论

热度(10)